好书要靠岁月的积累、传播和保存-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嘉宾:孙颙著名作家

于青著名评论家

作家孙颙的最新长篇小说《风眼》日前面世,在文学与出版界引起高度关注。作品以小见大,围绕一本书的出版,展现改革开放四十年出版行业的变化以及由此勾连起的精神世界。

好的文学,好的出版物,都是靠岁月的删选、积累、传播和保存。本期名家对谈,我们邀请孙颙和北京的著名评论家于青谈一谈关于《风眼》和出版、阅读的相关话题。

——编者

好的文学,好的出版物,

都是靠岁月的删选、积累、传播和保存

于青:知道你的新作出版,又是写出版行当的故事,很有兴趣地拿来读。一口气读完,冒出不少感觉,京沪走动需要时间,隔空和你交流一番。

孙颙:你长期在出版业工作,又身处北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特别想听到你的见解。《风眼》写作时间很长,酝酿起于何时,已经记不清楚,其间常有忐忑,一是担心同行不以为然,二是忧虑业外不感兴趣,因此你的意见对我非常重要。

于青:先说点让你舒坦的话。你来讲出版人的故事,在我看来,属于绝配。你写了四五十年小说吧?进入出版界,我记得也有四十来年,你不写,说不过去。不是说这个行业不能写,但要全景式地写就出版人的故事,不容易,业外的作家写起来会更加辛苦。很少听到出版业有惊心动魄的故事,有大起大落的传奇,它的日常,就是找作者,编书,埋头于文化积累,你到编辑部看看,乱七八糟堆着书刊和来稿,常态是枯燥、单调。

孙颙:你说出实情。大学生毕业前,把出版社想得很高尚,进了出版社,常常坐不住。窗外桃红柳绿,风景大好;屋内冷落寂然,古板无趣,再加上收入甚低,没多少时间就强烈地想跳槽。

于青:你愿意把枯燥的编辑故事写给社会读,是很多同行叫好的原因。你有几十年生活积累,编辑和行政均担当过,我打开书本就跳出个念头,你驾轻就熟,出手已定胜局。

孙颙:哪里啊,实际上,我出手后一直忐忑,犹豫得很,主要是故事的切入点,不知道找对没有。找错了,就像科研的方向不对头,南辕北辙。

于青:我对小说的标题琢磨了好一会,觉得这书名难得!出版上接政治文化,下联经济民生,有全景式的产业背景。看似平淡,实则风云际会。你说,哪个大事件,离得开出版?“风眼”,这个词儿用得恰到好处。那飘散墨香的纸页,常常与周遭的山呼海啸密不可分。

孙颙:写开天辟地的革命运动,容易写出气势,写编辑部里终日编校,就不容易精彩。

于青:我注意到你用一个出版事件切入,不在具体的进程中多花笔墨,而着重写知识分子们的精神世界。改革开放初期关于市场经济的讨论,引发出版每一个环节上的悸动,把出版链条的横切面完整呈现。从出版人的敏感和责任担当,到文化人的理念和操守,到出版业本身不得不走的市场化趋势,能够给读者提供行业的复杂背景,又能增添对出版人行为理性的认识。

孙颙:你这么说,我觉得酝酿多年的这部小说,写得太值了。我写过多部知识分子题材的小说,写出版,这是第一部。

于青:我读过你的不少小说。在我看来,你写的属于文人小说,不徐不急,娓娓道来,看似传统的叙述风格里,蕴藏着文人情怀。《风眼》,比起你以前的作品,更显得老到。作者的理念和情怀,如雪泥鸿爪,不着一字,尽得风骚。与你其他一些小说不同,《风眼》没有追求宏观叙事,阔达背景,而是以小见大,细微辩精,读来如夏风秋云,非常快意。

孙颙:我明白你的话里隐藏着婉转的批评。你觉得我过去的作品,在细微处着力不够,存在明显的薄弱?

于青:宏大与细微,如何把握适度,是创作的大课题,我只是说读作品时的感觉。把小说还给小说,给出版尊贵的地位,是这部小说在慢慢的叙述中自然表达出来。真正的文化,不需要太多的花头,经过岁月浸泡而彰显实力,好的文学作品也不需要过度包装才能生存。好的文学,好的出版物,都是靠岁月的删选、积累、传播和保存。

孙颙:你这番话,关于岁月删选的话,值得眼下做出版的朋友们深思,也会让搞创作的朋友们品味。

理想的全民阅读会形成良性循环,出版人就是为这样的循环服务的

于青:我们两个,有一点很像,既做编辑出版,又自己写一些东西。读《风眼》的时候,我就在思考,面对同一部作品,站在作者的角度想问题,与站在编辑的角度想,有什么不同?相同的不用说,都是追求文化精品,不过,两者的不同之处是什么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