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照进现实更照进孩子心里-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加强现实题材儿童小说的创作与出版,这是近几年记者在参加少儿图书活动中经常听到的一个声音。令人欣慰的是,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推选的2019年上半年10种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可以看出,儿童文学作家们在不断开阔现实题材儿童小说创作的视野,不断尝试新的讲述方式,力求用文学照进现实,更照进孩子们的心里。

依托作家现实经历创作

依托作家个人经历创作的儿童文学,往往在细节写作上会把握得比较精准,情感表达也较为丰富。但创作现实主义题材儿童文学时,就需要作家将这种个人经历与现实问题相结合,给现实生活以启发。

《有鸽子的夏天》描写的是上世纪50年代的事情与人物,这是儿童文学作家刘海栖非常熟悉的。刘海栖将记忆中最鲜活的故事生动地还原出来,通过少年海子守护鸽子的故事,写尽了纯真年代里的乐观坚强和成长滋味。

儿童文学作家史雷在大山里的部队大院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酝酿多年,他创作了以部队大院生活为题材的现实主义长篇儿童小说《绿色山峦》。书中通过11岁男孩杨树的视角,讲述了充满人性光彩的温情故事。史雷说,绿色代表了责任与担当,绿色山峦象征着父辈在绿色的大山中度过了芳华,奉献了青春。资深少儿出版人海飞认为,《绿色山峦》为儿童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创作的广度和深度,提供了有益的探索。

上述两部作品都是以男孩视角展开,而儿童文学作家李东华创作的《焰火》则是典型的少女成长励志小说。“它几乎是非虚构写作,其中的哈娜现实生活中有原型;艾米也是非虚构的,她就是我,是年少的我。”李东华说。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金波说,读《焰火》读出了一个新的李东华。作者看待现实生活、思考少年的成长和在生活当中不同人的不同表现,都比较有深度。

童年生活的小镇老街,让作家王一梅在纯粹中感受到爱。“这种童年让我学会了感恩和自爱,让我能够坦然面对人生,对未来充满梦想。”《合欢街》创作完成后,王一梅这样说。《合欢街》责编陈文瑛告诉记者,王一梅在写作了《城市的眼睛》《一片小树林》等现实题材小说作品之后,转型的尝试很成功,所以想为王一梅规划一个新的创作方向。《合欢街》与王一梅以往作品最大的不同,就是作家将童年生活的感受融入作品,书中的苏州地方文化元素很多,写出了纯正的江南味道。

童话可以无限空灵和想象,但童话是否可以表现现实生活,尤其是表现我们生活中的重大题材和内容?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在《犇向绿心》一书里进行了探索,她将童话的幻想、诗意和我们的现实生活相结合,试图打通现实题材和童话幻想的路径。“汤素兰写出了近10年来那种势不可当的城市化进程,带给人类聚居空间的改变。这个故事促进了孩子从自我的小圈子、从钢筋水泥这个隔离带中走出去,扩大认知的视野,然后积极干预社会生活。”儿童文学评论家汤锐说。

与重大时代主题相结合

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作家不能只是书写自身经历,还要通过听与采,开阔儿童文学写作的视野。事实上,尤其是一些重大的时代主题,当与儿童文学结合时,可以让孩子们在阅读故事中潜移默化地感受到力量与精神。

在写作生态环保题材儿童小说《追寻》前,儿童文学作家徐鲁多次采访了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几位白鳍豚专家,并对长江沿线进行了长时间的实地调研考察。徐鲁告诉记者,在这本书中,他试图以现实主义的笔触和诗性的语言,为小读者们讲述“水中国宝”白鳍豚淇淇鲜为人知的生存故事和濒临灭绝的命运波折。除了科学家们追寻和守望白鳍豚这条线索,他还讲述了生活在长江边和洞庭湖畔的老艄公罗老爹、少年柳伢子等人的现实故事。“我想写出他们对自己乡土的守望与依恋,对幸福生活和美好明天的期待与追寻。”徐鲁说。

从小生活在海边,父母的职业也与海洋有关,“80后”作家于潇湉对海洋有着很深的情结。为了创作《深蓝色的七千米》,她采访了蛟龙号科研团队,看了所有的相关纪录片和书籍,她选择的写作视角是让一群来自不同家庭、为了同样的梦想而走向蛟龙号的青少年们自己叙说。“这部作品将文学与科学完美地结合起来。如果说科学是骨骼的话,文学就是血肉,文学让科学变得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生命。”评论家徐德霞的这番话,为儿童主题图书的创作提供了启示。

采用生动的叙述方式

传统文化题材、革命历史题材的儿童文学,要想走进现代孩子的心中,就必须摒弃灌输、说教的方式,采取生动的、符合儿童阅读的表达。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