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祖国同行 与京剧同辉-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我和我的祖国22】

作为中国的国粹艺术,京剧从近代史的硝烟中走来,见证了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沧桑变迁。新中国的成立给予京剧以新生,而京剧也参与和见证了新中国从蹒跚到强健的金色年华。

作为一名从艺47年的京剧演员,我在新中国里生长,与改革开放同行。祖国于我而言,既亲切,又深情,在风骨里熔铸,在血脉里流淌,在汗水里凝结。而我的人生选择和京剧之路,也与国家的发展和改革气息相随,同步向前。

国家的改革开放坚定我的京剧选择

1978年4月,春意正浓,国家高等教育恢复正轨,中国戏曲学院面向全国招生。彼时,17岁的我已在沈阳京剧院担纲主演。彻夜难眠的思考后,我放弃了稳定环境和工资待遇,只身一人站了十几个小时火车,来到北京投考。我不愿放弃这一改变命运的良机,这是国家赐予我的人生天梯。通过四年的深造学习,我的表演水平显著提升,毕业后分配至中国京剧院(现国家京剧院)。

20世纪80年代,国家经历着快速转型,在市场因素的冲击下,下海经商和出国留学的热潮席卷而来,传统艺术遭遇空前危机,身边不少同事转行、出国、告别舞台。然而我意识到,国家的经济发展终将带来社会对文化的需求。在已兼作对外舞厅的排练场里,我学习和排演了《四郎探母》《击鼓骂曹》《珠帘寨》《洪羊洞》等经典传统剧目,在喧嚣与寂静的时光交错中,静静等待时机的到来。

1990年,在纪念徽班进京二百周年的契机下,国家提出“振兴京剧”,同时在各行各业培养梯队,推出新人。1987年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为我提供了崭露头角的舞台,加之前辈名家的多方提携,我一步步站上了梦想的舞台中央。

国家的快速发展带给我尊严和荣誉

1992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得以确立,各行各业迎来高速发展。国家对传统文化的日益重视和电视媒体的迅速普及,让我的京剧事业迎来成熟期。

经济的增长逐渐带来全社会对文化的巨大需求。我与同事一道,在坚守传统根基和社会责任的同时,有意识地在实践中适应市场,面向大众。我也在艺术水平稳步提升的基础上,通过电台、电视台等主流媒体,将京剧之美展现给社会各界。

在排练和演出中,我坚持对表演和唱腔精雕细琢,使之流畅大方、优美动听。同时牢牢把握分寸,不为迎合而卖弄,着力刻画剧中人物的内心世界。我坚信京剧固有的中正平和、含蓄深沉,正是传统文化馈赠给当代人的礼物,使人们在高度竞争的社会环境中得以片刻宁静。此外,我也时刻感受时代的审美变化,赋予唱腔和表演新的气息和色彩,使其更具时代感,更具现代性。

随着艺术水平的不断提升,国家和社会也给予了我无上荣誉: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代表,第九届、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二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2003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04年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等。作为京剧人,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尊严,获得了不曾想象的荣誉。

国家的文化复兴促使我不断继承和创新

21世纪初,国家将文化建设提升到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同等高度,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全面复兴也成为时代强音。我的京剧事业也由此迎来黄金期。

2001年起,我作为剧团的主要演员和管理者,带领国家京剧院一团在强强联合、打造精品的愿景中,排演了一大批新老剧目,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尝试创新。《打金砖》《响马传》《野猪林》《满江红》《杨家将》《伍子胥》《失空斩》等经典保留剧目演遍祖国大江南北,让各地观众回味传统京剧的魅力。而《赤壁》《走西口》《梅兰芳》《袁崇焕》《知音》《西安事变》《帝女花》等新创剧目,则让大量新观众走进剧场,感受京剧与时代交融碰撞出的光彩。

我坚信,京剧不老,京剧时尚,京剧常新,国家发展和民族复兴需要京剧,而京剧也需要与广大民众心灵贴近。为此,我主演的新创剧目都力求思想积极、面貌清新、节奏明快、视听丰富,而每年走进大学校园推广普及,更为京剧播下火种。经过十多年努力,我欣喜地发现,如今京剧观众的年龄分布已逐渐平衡,越来越多的青年学子、社会精英走进剧场,感受国粹。

面对每年上百场演出,面对被同行戏称的“魔鬼日程”,我乐此不疲。能搭上民族文化复兴的历史列车,能让更多当代人感受到京剧之美,是那么畅快,那么美妙。

国家的文化自信鞭策我为京剧走出去迈步向前

党的十八大后,京剧艺术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代表,更成为文化自信的有力载体。我本人也将更多精力投向京剧走向世界的历史志业。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